欺君笑

羡澄~

羡:“回首掏,鬼道一开看不见,走位走位……”

澄:“魏无羡!你烦不烦啊?!”

羡:“……”

晚上

澄:“啊~难受~💕💕”

如果可以,或许大概,可能会开婴儿代步车……🙈


羡澄羡澄鸭~沙雕文,幼儿园文笔

某一日,师姐煮了一锅莲藕排骨汤……

澄:“魏无羡,你在干嘛?”

羡:“我在喝汤呀。”

澄:“你这碗不是没汤了吗?”

羡:“是鸭!”

澄:“那你还抱着碗干嘛?”

羡:“我现在在喝它的灵魂!”

澄:“……智障……”

hhhh这是我在回家路上吃着奥利奥想到的……hhhhh


羡澄吖~老样子,幼儿园文笔…

三毒圣手去世了…没有人知道为什么…

姑苏魏婴,也就是姑苏双壁蓝忘机的道侣像疯了一样,闯入莲花坞,打伤了金凌和莲花坞的弟子一行人,抢走了江澄…

后来再没有人见到魏婴,谁也不知道他在哪…

某一处:

“江澄,阿澄,师妹,晚吟…你醒醒啊!求你了…我错了……你睁开眼看看我好吗?你等了我十三年,我只对你说了声对不起,只要你醒来,我陪你完成云梦双杰的梦想,好吗……”

羡澄,沙雕文。幼儿园文笔

羡:“师妹,你怎么一脸愁闷的样子就像别人欠你几百万一样呀?”

澄:“哼,就是没有人欠我钱,所以我才愁呀!”

羡:“…………”

羡:“捞纸是莫徳感情的杀手,但捞纸喜欢你💕!”

澄:“我看你是个傻受还差不多!”

羡:“胡说,我是你的老攻,怎么师妹不信?没关系,咱们今晚就知道了。”

至于为什么江宗主没法下床和魏公子跪在江宗主的门前就要另说了……